陳春山 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創新創業 改善世界
  • 21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20全球趨勢

台灣要尋求突破和轉進,只有一條路,要面向世界。  -台灣奧美集團董事長白宗亮

丹麥與芬蘭人口只有五百萬,但沒有被全球化勢力淹沒,相反地,這些國家不僅經濟成長,而且社會發展有特色。 -紀登斯

一、 前言
    全球化代表人員、資金、貨物、文化的加速流動,且此現象遍及全球每個地域,全球化衝擊每個國家、每個地域、每個人,使全球經濟、政治、文化、軍事有新的面貌,於此轉變下,轉型為全球化的國家、地區及個人是全球化的贏家,但文化衝突、國際犯罪、全球貧富不均是全球隱憂,如何解決全球化問題、台灣如何面對全球化係本文討論之重點。
 



二、 全球化的意義、特徵與正負面效應
    全球化是「全球相依程度的強化」,此相依面像是多元的、多層面的,而使得貨物、資本、人員、知識、影像、犯罪、污染、毒品、流行時尚及信仰,無一不跨過地域版圖之限制,而由跨國傳網路、社會運動、人際和層級關係所影響。[1]此種相依程度強化,使世界縮小了(A Shrinking World),進一步使全球成為地球村或世界鄰居。全球化產生經濟、文化融合(Economic & Cultural Integration),但也產生文化、政治及宗教衝突、全球與本地文化的抗衡、或各區域全球化的不均衡發展。
    全球化的具體描述為“地球村(Global Village)”的形成,係指因全球各地組織、民眾相互交往、認識、友誼建立等而形成“世界公民(World Citizen)”及“全球文明(Global Civilization)[2] ”。最具體的表徵為經濟活動的全球化(Economic Globalization)、全球經濟組織(如IMF, WTO, World Bank)的設立及運作。企業全球化代表製造、行銷及人才募集的全球化策略,此亦使企業營運及管理文化具有全球化特質。政治的國際化、全球化進步緩慢,雖有聯合國的設置及運作,但績效不彰,各國及學術界均期待聯合國大幅改革,但進度緩慢。長期整體思潮及媒體輿論確有促進全球政治自由化與民主化的趨勢[3] ,而此趨勢的重要內涵包括國際對人權的全球重視,以及人道干預的漸序執行 [4]。綜而言之,全球化由互利導向的「國際合作」、「經濟全球化」,而已趨向於「政治自由化、民主化、人權化的全球化」。
隨著全球化加速、國際組織、國家、企業及個人均必須重新為自我定位國際。國際公共媒體必須在節目內容、播出語言、服務領域及對象為重新自我定位及研議新的策略地圖。在全球委外業務、網際網路相關業務發展的今天,所有廣告、電影、產品、運動都須有全球化的考量。
    人員與資訊的移動成本降低是全球化加速的主因,地球村遂成為事實,天涯若比鄰亦非虛構。於1500~1840年間,人類運輸主要依賴馬車及帆船,時速為16公里,而於近200年來,人類運輸工具已擴展至包括汽船、火車、飛機,時速提昇至1000餘公里。於1930年,跨大西洋的電話費(每3分鐘)為244.65美元,而於1990 年降至3.32美元,近年來的網路電話、通訊,亦可能趨近於1元以下或免費。[5] 因國際間人員、資訊運輸、交易及移動成本降低,全球互動及全球化即日愈加速。
    全球化成為社區(Global Neighbourhood)的原因不一定是世界價值、共同性全球文化的形成,而是因通訊、運輸便利化所造成的「強制的鄰近」[6],當社區是全球時,逃離壞社區就不是可行的方案[7],我們無權選擇社區伙伴,只能和他們共同生活在一起。全球必須共同面對逐漸擁擠的社會和文化空間,如不能有積極的融合(Inclusion)策略,可能導致不同文化、宗教和意識型態間的衝擊、衝突或彼此間高築藩籬。全球社區必須導引新的全球文化政策及全球治理體制,來化解或管理無法融合、相互衝突的全球問題。
    依據AC Nielson所做的全球消費者調查,發現拉丁美洲及亞太地區國家有超過一半的人認為全球化會增加工作機會。有75﹪的拉丁美洲肯定全球化,使他們更有機會得知世界各地最新的新聞、娛樂及訊息,亞太地區則有70﹪。在亞洲,88﹪的馬來西亞人、79﹪的新加坡人、78﹪的菲律賓人肯定全球化帶給他們各地最新新聞、娛樂及訊息。此證明全球資訊社會的資訊通訊科技為全球公民所喜愛及受惠,這些科技所形成的溝通工具包括「聊天室、部落格、即時通訊系統、電子郵件、電子佈告欄及其他日新月異的網路溝通系統。」
    在上述AC Nielson的統計中,74﹪的台灣人肯定全球化增進跨文化了解,為全球最高(詳下圖),69﹪的馬來西亞人、68﹪的菲律賓人亦持肯定見解;但64﹪的泰國人認為全球化帶來傳統文化的威脅,62﹪的奧地利人、57﹪的芬蘭、挪威人、瑞典人及38﹪的美國亦持威脅論的見解。59﹪的拉丁美洲人認為全球化改變他們的價值觀及缺乏人情味,47﹪的歐洲人亦對全球化蔓延持反對立場。全球化不應只是單元文化,亦應保障多元文化、當地傳統價值。

 台灣人肯定全球化打破了文化籓籬、包容其他文化的比例居全球之冠

 
















資料來源AC Nielsen, 2006.

 

    全球化帶動全球經濟活動-包括國際貿易、投資、委外業務合作等,57﹪的拉丁美洲人以及53﹪亞太地區民眾相信全球化能引進跨國企業、而增加就業機會、帶來國民更好的工作與生活,其中78﹪的印度人、73﹪的菲律賓人及71﹪的中國民眾肯定此想法。但34﹪的奧地利人、1/3的日本人及進1/4的澳洲人卻不認同全球化將增加就業機會。依此可瞭解,全球化將對不同經濟發展國家有不同影響,而使民眾對全球化有不同反應。
 

拉丁美洲與亞太地區國家有超過一半的人認為全球化會增加工作機會
 



資料來源:
AC Nielsen, 2006.

    全球化帶動全球人類、各國組織互動,互通有無、相互合作、共同協力實踐人類共同夢想、克服共通的困難。但全球化有前述正面效益,亦有負面衝突、相互攻擊、相互感染傳染疾病等情事,無論為正面效益的提昇或化解避免各種傳統或疾病的漫延與環保問題,均須要強化各國合作,建立全球治理體系。但現行全球治理體系有其限制,為全人類的福祉,全球治理體系必須跨越國界而避免相互抵制,治理體系應以全球公民為基礎,培育全球公民參與公共決策,使其享有全球公民權益及負有責任,促進權人類同質性的醫療,教育,人權等福祉,於此情形下,人類方可達成全球文明的新世代。
特定國家、社會可能因歷史、自我覺醒、與他社會互動而形成特定的社會文化。在日愈緊密的全球村中,是否有所謂全球文化?而其內涵為何容有爭議,所為同心的系統或尚未成立,但整個世界確實構成社會關係的網路,形成世界一體而不段頻繁交流。此種網路關係或可稱為全球文化。全球文化是否為單元主宰的文化帝國主義或是多元豐高的文化集合體,令人產生期待亦有所憂慮。[8]但預測一件事最好的方法,就是讓他發生,人類文明可否因全球化而形成公民社會、多元文化、尊重生命及人性尊嚴的全球文化,係令人期待亦值得努力。
    全球化形成全球經濟成長及全球文化的形成,並使中印等貧窮國家漸脫離貧窮,但全世界僅2/3民眾受惠於全球科技、經濟及社會的高成長[9]。全部部分區域民眾與全球化並不相關(如撒哈拉沙漠地區),於全球化帶動全球經濟成長時,這些地區與其他地區民眾貧富距離擴大。再者全球化造成各國國內民眾部分獲益、部分受害,如委外服務造成白領階級長失其工作,此等轉變須具彈性化的勞工市場及整體經濟成長,以消化此轉變所致的失業痛苦。
    順利的全球化形成正面的互賴(Interdependence),地理屏障不是障礙亦非保障,此即專欄作家佛里曼(Thomas Friedman)所述的:世界是平的,但全球化所形成的負面互賴或相互影響,使世界是不平坦的,戰爭、恐怖攻擊、氣候變化和傳染病可能使平坦的世界成為一片沙漠[10]。
    經濟全球化形成贏家與輸家,全球化必須是夥伴關係的前進,否則輸家將造成全球不穩定的力量,屆時贏家亦可能成為輸家,不論由人道立場、全球秩序的穩定觀點,全球化獲利的國家必須與全世界其他國家共享全球化的利益。


三、 全球化十大趨勢及全球重大危機
    國際組織、各國政府及其他國際社會的參與者,於擬定對外或內部發展政策時,需正視外部國際環境變化,否則所擬定的政策即不可行,甚至造成國際及國內政經環境不利影響。因此,國際社會的參與者應理解國際環境變化趨勢。[11]
    美國國家情報理事會(National Intelligence Council, NIC)對全球化趨勢亦撰述報告[12],對2020年的全球化趨勢有下列看法:

‒ 全球化發展不可避免,且非完全以西化為主,東方觀點與其影響力亦占有重要角色。
‒ 全球經濟持續擴張。
‒ 全球化公司數目增多而有助於科技傳播。
‒ 亞洲國家興起而形成全球中型霸主。
‒ 已開發國家人口老化。
‒ 能源供應仍能符合全球需求。
‒ 非政府組織影響力日增。
‒ 伊斯蘭教政治勢力提昇。
‒ 全球大型國家發生戰爭機會降低。
‒ 環保問題日趨嚴重。
‒ 美國仍科技、經濟、軍事獨霸。


    全球化的大趨勢下,國際政治及國際關係有整合及多元兩種力量並存,在整合中亦有良性的正面整合及衝突的負面整合,在全球社會的不同權力及影響拉扯中,唯一的共同力量與趨勢就是全球化,全世界各國及公民必須面對全球利益及問題,不論是經濟、移民、環保的問題,因此,決策者(國際組織、國內政府或NGO)必須儘可能放眼全世界(Think as Globally as Possible)[13] 、加入及倡議全球及國際合作,如此,才能徹底解決其國內問題、國際關係問題及全球問題。

    近三百年來歐美為全球經軍舞台的主角,西方社會控有全球重要資源、決策全球重要議題,然於近三十年來,蘇聯解體、全球資訊革命及散佈、中印崛起,於未來15年,除上述因素外,全球經濟成長且規模擴大、公民生活水準提高、全球各國互賴程度提高,全球秩序將有新面貌,西方社會(尤其美國)雖仍是全球主角,但中印將成全球第二、第三大經濟體,而將引入東方思潮及價值以投入全球經濟、文化及政治活動之中,東西方文化、政經勢力將相互撞擊或融合。
    全球化加速是勢不可擋的趨勢,在這大趨勢中,形成全球相互依賴(Interdependence),亦形成諸多效應與問題,此大趨勢中經本書研究並參酌各學術、情報單位資料,下述十大趨勢最常為產官學界所提及,而對全球社會有相當大的影響,這十大趨勢是:


趨勢一:全球氣候變遷及環保問題危及全人類生存
    中印於2020年將是溫室氣體最大排放國,於2030年每年將有75萬人因地球暖化而死亡,2100年時,地球均溫可能增加1.8 ~ 4℃,海平面上升 18~58公分,2100年格陵蘭及南極西部冰原如融化,將造成水面上 升5~10公尺,5億人口淹沒或至少2億難民,全球暖化上升攝氏3度,受飢荒威脅人口將增加4億人,世界經濟論壇預估2007~2017間十年氣候變遷將引致 全球2500億美元的經濟損失;且可能使全球GDP降低 5﹪,英國承諾於2050年以前,使溫室氣體的排放量比目前的基準再降低60﹪,歐盟執委會共同為2020年溫室氣體減量20﹪背書,並提高再生能源使用量至20﹪。


趨勢二:國家、政黨及政府功能削弱、專政退位
    在國際社會及國內政治中,政府影響力於21世紀將降低,國際組織、區域組織、公民組織足以與國家政府抗衡,21世紀共產主義將消退無形,21世紀中國將實施民主政治,中國成熟民主政治的成功關鍵在公民社會的建立。


趨勢三:NGO日趨活躍、影響力日增
    2020的全球信賴核心是INGO而非宗教,2020最具成長爆發力的國際組織是INGO,企業社會責任(CSR)與INGO結合,增加INGO資源,於2020年前將有更多企業家、優秀專業人、MBA年輕人投入INGO活動,使工作、生活與生命價值結合,此亦將改變INGO治理、運作效能。


趨勢四:全球區域政經合作體系強化
    2020年全球區域經貿集團將可更明確形成,2020年前美國仍居全球政治、經濟、軍事、文化領導地位,歐盟、東亞等區域經貿合作加速形成全球經貿區塊而影響地緣政經秩序,美國於2020年前將強化全球夥伴關係以對應全球區域勢力崛起,台灣面對區域政經體系崛起唯有加入才能生存發展。


趨勢五:愛滋病等跨國傳染病形成全球問題
    2020年前全球傳染病因跨國活動增加而趨於嚴重,愛滋病為全球主要傳染病,貧窮落後的非洲人民深受其害,愛滋病等全球傳染病賴公民社會支援才能於全球獲控制。


趨勢六:跨國犯罪隨全球化加速而增加
    跨國犯罪因全球活動增加而易致頻繁活躍,組織性跨國犯罪影響人權、治安及政治穩定,跨國組織犯罪抑制賴全球治安體系合作。


趨勢七:中印等亞洲勢力崛起、全球秩序重組
    2020年中國之每人國民所得為約5000美元,2040年之人均所得與台灣(2007)約同(15,000美元),而於2050年與美國2000年之人均所得略同,中國經濟規模將於2040年之前超越美國成為全球第一大經濟體,印度將於2030年左右成為全球第三大經濟體,中國之國民可於2050年達現美國國民現在生活水準,而印度國民達台灣國民2006年生活水準,中國將於2025年達40﹪人口為中產階級,而影響經濟結構,中國2020年軍事支出將較2006年增加五倍而超越3千億美元。


趨勢八:宗教文化、資源、人道及反恐衝突是全球衝突主源
    2020年前的主要國際衝突為文化、宗教、資源及反恐衝突,未來和平威脅主要區域為伊拉克、伊朗、北韓、以阿,2025年前能源需求成長50﹪,預估2020年的替代能源占全部消耗資源80﹪,中國擬提高替代能源由3﹪至15﹪,以保障能源安全,2025年前有35億人口生活在缺水地區。


趨勢九:全球經濟舞台形成、多國籍企業為全球經濟主角
    2020年的全球經濟規模較2000大80﹪,平均國民所得增50﹪,全球企業成為全球經濟主角,握有全球貯要資源,企業全球運作影響全球政經秩序、引起NGO疑慮。


趨勢十:全球人口快速增加且老化
    2025年全球人口將可達80億,2050年亞洲人口有1/4達65歲以上,人口老化快速,2015年前十大城市人口皆近2000萬,2020年前台灣人口將為負成長。
    在上述全球趨勢中,「全球氣候變遷及環保問題」、「愛滋病及國際犯罪問題」、「中印勢力崛起的世界秩序不穩定問題」、「宗教及文化衝突問題」、「全球貧富不均問題」、「全球人口快速增加」等六大問題係全球化六大重大危機,須以「全球公民社會」視野始得以漸次、徹底獲解決。
 




--------------------------------------------------------------------------------


[1] Anthony McGrew, “A Global Society?”, in S. Hall, D. Held and T. McGrew (eds.), Modernity and Its Futures (Cambridge: Polity Press and Open University, 1992), 65, 72.

[2] http://on.wikipedia.org.

[3] David Held, Governing Globalization, at 35.

[4] Id.

[5] 楊雪冬,全球化,揚智出版社,2003年6月,頁36。

[6] John Tomlinson, 全球化與文化(台北:韋伯文化事業,2001),頁240。

[7] Commission on Global Governance 1995:44.

[8] John Tomlinson, 全球化與文化,韋伯文化事業,1999,頁80。

[9] NIC, Mapping the Global Future, NIC’s 2000 project, at 29.

[10] 奈伊(Joseph Nye),平坦世界的脆弱,載蘋果日報2006年7月12日,A15。

[11] Martin Wolf, We Must Act to Share the Gains with Globalization Losers, Financial Times, 9/16/2006, 15.

[12] Mapping the Global Future, Report of the National Intelligence Council’s 2020 Project, December 2004.

[13] Sens, Id, at 41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